那些分手之後,我才明白的道理(三)

我的第三任男友,是個高材生。

說他是高材生都算委屈他了,他簡直就是個小天才。

我們相識於社交軟體,我不過是普通大學裡的一個普通學生罷了,他則是 頂尖學院裡的尖子生

據說從未出過但一口流利的英語總是讓人誤以為他是母語者,當然除了英語他還會法語和德語,也懂得一些日語。

他在學校裡是風雲人物,可以說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老師喜愛同學尊敬,在那樣頂尖的學校裡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,不可謂不厲害啊。

這麼優秀的他怎麼會和我談戀愛呢?

剛開始我也想不通,後來慢慢明白了,大概是我的傻氣吸引到了他吧,畢竟他身邊的女孩子不是漂亮的富二代就是聰明的大學霸,他早看膩了。

反而我這樣普普通通,散發著二傻子氣息的呆萌女孩,會讓他好奇。

和他在一起的時候,我並沒有覺得和他差距很大, 他總是很溫柔,一點也不高傲

我喜歡讀一些亂七八糟的書,思維又很跳躍,他卻接得住我說的每一句話,並把話題延伸出去,給我講各種或有趣或有深度的故事。

他平時待人彬彬有禮,在校園裡遇到認識的老師和同學都會點頭微笑打招呼,在校外,對陌生人也極具愛心,會給乞討者施以零錢,會扶盲人過馬路,會將在小路上打鬧的孩子哄到路邊。

簡直是個五好青年啊!

我們兩個相戀時,只超過一次架,也就是那次吵架, 直接導致了我們的分手

有一次我們去常常光臨的西餐廳吃飯,他還是像往常一樣把功能表給我,讓我來點菜,我知道他的喜好,他獨愛那家的紅酒牛排。

然而那天,我不知怎麼了,竟然點錯了他的牛排。牛排被端上,在問過服務員,確定沒有上錯菜,而是我點錯後,他平靜溫和的臉上怒色突現,我有點委屈,表示不是故意的。

他卻說是我沒有把他當回事,本來今天因為論文的事情已經很頭疼了,想著吃一頓美食能夠緩解一下,我卻加重了他的壞心情。

我弱弱地說了一句:「你就將就一下嘛......」

誰料他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桌子險些被掀翻,正當我用手平衡桌子的時候,他抓起自己的杯子使勁摔在了地上,然後 傾著身子拽著我的衣領,讓我不要挑戰他的底線

我驚呆了,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的一面,我還注意到他 太陽穴旁的青筋凸了出來,嚇得我眼淚不受控制地往外湧。

驚慌失措的我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現場,回到學校後我收到了他的道歉短信,但遲遲沒有回復,我開始回憶,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。

在記憶的黑匣子裡,我找到了這些碎片:

在喂流浪貓牛奶時,一隻小貓不想喝,他摁住小貓的頭,硬是讓它的嘴巴碰到了牛奶。

在扶盲人過馬路時,對那些不願讓行的車輛,他會報以兇狠的眼神。

在我和他激烈地討論某一話題時,他會突然提高音量叫我閉嘴,然後轉眼又變成了那個溫文儒雅的大男孩,說我們不要討論這個了好不好......

原來他的黑暗面我早就見識過,只是都藏在了記憶深處,不願面對罷了。

他身上的光芒太過耀眼迷人,我竟然會選擇性地忽略那些黑色的光斑。

當天晚上我就提出了分手,後來他也糾纏過幾天,甚至揚言要我小心點,他知道我的學校和宿舍地址,害得我擔驚受怕了一陣子,好在沒有後續。

這段戀情讓我知道,外人看來的高素質好青年,實際上可能已經腐爛到根裡了。老師、同學以至於父母,可能都看不透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,而最最親密的戀人,卻可以。

知識也許可以豐富一個人的頭腦,卻很難淨化他的心靈。

-------

Sarah想說:

評判一個人的好壞,不應該看他的上限,而應該看他的下限。

比如一個慈善家,他捐贈了5所希望小學,但是在路上會踢翻一個乞丐的飯碗,我們能說他是完全的善人嗎?

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的,同樣一個人也會有善惡兩面。

所以,當一個人的惡到達了你所不能理解和承受的地步,哪怕他願意為了救陌生人的性命而死,他也絕對不會是個能給你幸福的人。

遇到這樣的人,儘快脫身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