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在產房待產,我在外面無能為力,打了幾局遊戲過渡時間,真的很過分嗎?

一起外出穿少了,晚上冷得直打哆嗦。

我能接受他沒辦法主動想起來:誒,她會不會有點冷。因為我知道他是直男,可能考慮不了那麼多。

但我絕對不能接受當我跟他說:我好冷啊。

他回我:「嘿嘿,我不冷。」

這種情況下誰要跟我說他愛我,我得把大牙都笑掉了。

愛一個人是當他冷了、痛了、累了,心裡會覺得很難受,就算一時半會想不起來怎麼解決,但絕不會在他難受的時候自己快樂。

這種別人痛苦你自己快樂的感覺和 墳頭蹦迪有什麼區別?

媳婦生的孩子怎麼說也是一人一半,痛苦卻是她自己承受,相當於一起修煉她替你扛下了所有的天雷劫,人家都痛的要死了,你在這邊打遊戲,這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事嘛?

我知道人很多時候沒辦法對別人的痛苦完完全全感同身受,但別人痛苦的時候,尤其是這痛苦裡面有你一部分原因的時候,表現的不那麼輕鬆應該是最起碼的尊重。

也許在產房外,你不能切身體會到老婆的痛,但至少緊張、焦慮一點,多想想手術臺上的老婆和即將出世的小寶寶,別讓自己表現得像個沒心沒肺的白眼狼。

-

女孩子如果遇到了這種 不能與你共情的男人,儘早脫身吧,當然男孩子也一樣。

你永遠不知道你在因為一件事或憤怒、或焦慮、或痛心、或喜悅時,另一半在用怎樣冷漠的目光審視你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