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劈腿的我並不知道,那天的一個小小舉動,會以這種形式帶給我溫暖

一次我和男友出去旅遊,負責買機票的他,因為忘記提前訂票,害得我們只得坐火車返程。

在車站,我有些怨他,畢竟坐火車的時間比飛機長了太多,再加上來火車站路上的一些不愉快,我們兩個都氣鼓鼓的。

這時候,一個學生模樣的女孩走近了我,她說她是學美術的大學生,獨自來到這個城市寫生,不料背包被偷了,錢包和手機都在裡面,好在身份證隨身攜帶,沒有被偷,想借800元買票回學校。說著把身份證拿出來給我看,還說要拍照也可以。

男友很不耐煩,拉著我就要走, 我甩開了他的手

一方面我和男友在慪氣,他越不相信我就越要相信;另一方面,我注意到這個女孩衣服上有幾滴顏料,騙子一般不會這麼小心翼翼,一定會把衣服上的顏料搞得明顯又刻意,而 她身上的顏料很不顯眼,不仔細看都看不到

還有最重要的一點。

她跟我說話的時候,我一直在盯著她的眼睛看,她絲毫沒有躲避,迎著我的目光講述她的不幸。 那眼神,清澈而明亮,在人來人往的車站中,顯得尤其乾淨。

我相信她。

這個過程中,男友一直在我旁邊喋喋不休,硬要說女孩是騙子,說他見多了,說我愚蠢。

我沒有理會他,從包裡掏出1000元紙幣遞給了眼前這個明朗的姑娘,她接過去,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,我被她可愛模樣逗笑了,她連忙說了好幾聲謝謝,並向我要了我的位址和聯繫方式,承諾回到學校後一定把錢還給我。

我笑著拍了拍她的肩:「我相信你」,然後轉身離開。

回家路上,我和男友全程冷戰,但他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在氣什麼。

他沒買到機票我頂多抱怨幾句,並不會真的生氣。

我氣他變了。

明明他以前是個很善良的人,我和他在一起也是因為他的善良深深吸引了我。

那時候我們都在敬老院做志願者,有個老奶奶嘔吐之後就暈倒了,他二話沒說,就對著殘留嘔吐物的老奶奶的嘴進行人工呼吸, 我當時看他都是在發著光的

還是那個他,可是現在為什麼連聽人解釋都不願意了呢?

後來,我們回到了我租的那個小房子裡,他工資沒我高,房租一直是我一個人在交我沒有怨言,但是接下來在我們房子裡發生的事情讓我對他徹底死心。

回家沒兩天,我就被公司安排了一個三天的出差,去別的城市談項目,奈何沒談成,所以提前回來了。

一進家門我就覺得 不對勁,鞋櫃上我的拖鞋不見了,地毯上多了一雙不屬於我的高跟鞋。

家裡靜悄悄的好像沒有人,但是次臥的門是關著的,我嘗試開門,門卻被從裡面反鎖了。我似乎明白了,馬上去廚房拿了一把刀,然後對著緊閉的門喊:「狗男女趕緊給我開門,不然我用刀把門砍了,咱們三個一起死,別以為我不敢!」

隨後門開了,那個女人表情複雜,是害怕、是驚訝、是想要逃離這個是非之地,還有她的衣服,一看就是匆忙穿上的, 可真狼狽啊

我舉著刀讓他們滾出去,這時我才看到,那女的還拖著我的拖鞋,狗日的!氣死我了!

他們灰溜溜地走了之後,我便把男友的東西一概扔到樓道裡,衣服、褲子、鞋子、刮胡刀、電腦,還有那個他住進來之後,買的唯一一件傢俱——小豬抱枕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