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豔芳前世是修行人,現已往生西方極樂淨土?

梅艷芳是一個傳奇的女子。

4歲半時在香港遊樂場登臺表演,與表演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19歲的她參加第一屆香港新秀歌唱大賽,獲得冠軍,發行了第一張專輯《新債》,正式踏入歌壇。

梅艷芳有著獨特的低音,演唱時飽含深情。

她唱歌的風格和音色多變,是真正的實力唱將,她叱吒樂壇,獲獎無數。

這樣的她,卻在27歲宣佈退出樂壇領獎,她意在提攜後輩。

對後輩關懷有加的梅艷芳,親自帶門生,如草蜢、許志安等,並幫助指導過陳奕迅、郭富城等人,便有了香港樂壇有名的「梅家班」。

一段隔世的師徒緣,梅艷芳重拾依止,放下自在。紅塵滾滾,感恩醒悅人生。慨嘆時下青年糟蹋生命,寄語為人父母者聆聽子女心聲。一席肺腑言,煥發生命光華……

梅艷芳信佛,時間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。自幼跟隨媽媽拜神拜佛,以為自己早已是佛教徒。好一個美麗的誤會,說出來,可能很多人同樣的想當然。阿梅小時候身體弱,梅媽媽恐怕女兒養不大,所以將她「契」給觀音菩薩.

「對我來說,觀音菩薩好比是第二個母親般親切。我習慣把心事埋在心底,不對別人講,只向觀音契媽傾訴,被媽媽打罵、讀書不好,有委屈,統統對觀音契媽說。可能是心理作用,說了就感覺平和,其實那是童年發泄情緒的一種方法。」

佛法打開心結

阿梅長大後,朋友知道她信佛,送經文,佛書,但她很少看。直到有一天,心情不那麼好,隨手檢起一本佛書翻開,發覺原來很容易閱讀,內容結合生活,是現代的哲理,並非抽象,難懂的玄妙東西。從此以後,阿梅愛上了看佛書。

佛教講緣份,大概七、八年前,梅艷芳遭遇困擾,滿心苦楚解不開,人越來越骨瘦形銷,思想混亂。朋友看在眼內,心有不忍,送她一張某一位大師的照片,對她說:「要是他到香港的話,我介紹你認識這位大師,可能他會幫助你。」說也奇怪,阿梅內心竟然湧起一股定力。她暗暗發願,希望能與照中人見面。

經過一段時間,與朋友喝茶,談起未知何時有機會見到這位師父?纏繞心裡頭的問題,遲遲還未有解決。

突然間,朋友的手提電話響起來,是一位西藏佛教上師問:「你的朋友是否想見我?」簡直不敢相信,阿梅二話不說便去見這位師父。

煩惱無疾而終

我的性格很硬頸,以前也見過很多大師,但從來不肯下跪。可是這次見到夏瑪巴仁波切,說不上三句話,雙腿不期然便跪下來,還問他我可否皈依為佛教徒?

就在那個酒店房間內,夏瑪巴仁波切用簡單的儀式為梅艷芳進行了皈依。

仁波切一臉慈悲,永遠帶著微笑,因英文不太好而當初有點心怯的阿梅,從上師的笑容裡鬆弛下來……他不用多言,但卻給我無限的力量。他的鼓舞是毋須語言的!

好不容易盼到了,阿梅那個難題解決了沒有?

本來一廂情願準備一五一十向師父訴苦,但他三兩句話便令我茅塞頓開。

夏瑪巴仁波切輕輕的說:「煩惱是自己還未想通,多打坐,看佛書,問題並不是那麼嚴重的。」

四兩撥千斤似的,阿梅那個所謂大問題,突然好象消失了。剎那,強烈感覺自己太渺小,自己的問題也沒甚麼大不了,不值得提出來,只不過是自己鑽牛角尖而已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