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ah晚安故事:「戲精婆婆」故意推我滾下樓梯,流產後的我誓為女兒報仇

婆媳住在一起難免有矛盾,而我的婆婆和我之間,不只是「有矛盾」這麼簡單。

因為我婆婆真的不配被叫「婆婆」,所以我接下來將會稱她為 妖婆

妖婆這個人剛住進我家的時候,只是有點難纏。比如我老公不回家她就不做飯,我做飯她不吃還要裝睡;婚房她一分錢沒出卻還要嫌棄這不好嫌棄那不好;平時恨不得我三跪九叩地伺候她;總愛搬弄是非,向我老公告狀。

這些我都忍了,也不得不忍,她是長輩,我得敬重她不是?

可是最讓我痛恨的一點是, 她太會演戲了!

-

不給她頒個奧斯卡小金人,算組委會不識貨。

我隨口一句「橘子有點酸啊」,妖婆表面波瀾不驚,暗自記在心裡,然後等她兒子回家,她便在沙發上啜泣,那兒子肯定要問媽媽怎麼了啊,妖婆便開始他的表演:

「兒子啊,我沒用啊,我還是趕緊走吧,在人家屋簷下抬不起頭來的,買個橘子還要被嫌棄,我老了,真的沒有用了啦......」

然後她兒子就來找我,說他媽買了東西了雖然不怎麼好但是我也不能挑三揀四嫌東嫌西。

行。

-

我剛懷孕的時候,孕吐特別嚴重,早上妖婆在衛生間刷牙沒關門,我實在忍不住了沖進去對著馬桶就是一陣幹嘔,怎麼說都是十分正常的情況。可這妖婆不知道哪裡有毛病,我還沒吐完,她就一咬牙,一皺眉,猛地一下,使勁把牙杯摔在了地上,然後捂著臉蹲著哭。

我沒明白是什麼情況,只見妖婆的兒子一個箭步沖了過來,問她怎麼了,她一把鼻涕一把淚,乾脆坐在了地上,哭得那叫一個肝腸寸斷。然後說我早上起來就瞪她,不給她好臉色,還把她推開,就為了占一個馬桶。

我滿臉問號,一邊對著馬桶吐得死去活來,一邊還要硬撐著向老公解釋。

可是解釋有什麼用呢?畢竟人家母親這時候都坐到地上哭了。

-

其實,這些我都可以忍,因為我知道妖婆是她家最小的女兒,她的哥哥姐姐和她關係不好,朋友也幾乎沒有,只能從自己兒子這裡找存在感。

我本著家和萬事興的態度,不想和這種上了年紀的老女人計較,怎麼說我也是新時代女性嘛。

可是後來妖婆對我肚子裡孩子做出的事情, 我真的忍無可忍。

懷孕四個多月的時候,我太好奇了,就看了一眼自己的B超,知道是個女兒了,非常開心。然後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家裡人,我媽媽也從家鄉來到這邊照顧我,皆大歡喜。

誰知妖婆心裡藏著大事。

剛開始她也只是嘴上說幾句,孫女不好,孫子才是寶,什麼女兒都是給別人養的,兒子才能傳宗接代,總之就是那一套。我直接選擇無視。

可自從我媽來我家之後,她的表演簡直更上一層樓了。

因為我媽做飯真的很好吃,我老公也是讚不絕口,她聽到之後可能覺得自己的家庭地位受損,就開始時不時就去她兒子那裡訴苦,說我和我媽合夥欺負她。

-

我老公也知道有些事情我們做不出來,但是沒辦法,畢竟是親媽,他只能慣著,也不反駁不計較,想著總會過去的。

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解,沒用的,還是養好胎最重要。

可是,孩子,沒了。

怎麼沒的?

孩子的奶奶把我從樓梯上推了下來。

不是沒注意,不是不小心。

是我和她一前一後下樓,她用力推了我一下,我直接滾下去了。

......

我和老公說是她媽推的我,我老公死活不信,我只好報警,然後搬回娘家。再後來員警介入,由於沒有證據,再加上審訊期間妖婆心臟病發,只得不了了之。

你以為故事結束了嗎?

不可能。

復仇的怒火在我心中燃起。

我不能讓我未出世的寶寶承受這樣的委屈。

惡人,就該有惡報。

......

沒過多久我回到了原來的家,當然,婆婆依舊在裡面作威作福,但我早有對策。 我買了四五個針孔攝像,那種只能錄影不能錄音的,然後藏在了家裡的各個角落。

好戲開場。

我開始經常和妖婆聊天了。比如妖婆腿疼,我會 笑著和她說:「老不死的你這腿早晚出門讓車撞斷,那樣可就不會疼了喔~」

這下氣得妖婆站起來破口大駡,手指恨不得戳進我的眼睛裡,我順勢做出一臉無辜的樣子然後問她:「你怎麼了呀,怎麼這麼生氣呢,不過生氣也好,早點氣死幫我看看我的孩子在那邊怎麼樣了,你看,我女兒在後面看著你,等你呢。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