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什麼才是愛情的墳墓?「婚姻」還是「同居」

我和前任在一起兩年多,事業逐漸穩定,也見過雙方家長,就差結婚了。

婚前,他提出先同居一段時間,我想了想,覺得結婚前先同居試婚沒什麼不妥,便答應了下來。

誰知,這竟是我們愛情的終點。

剛住到一起的時候,別提日子有多滋潤了,兩個人終於可以天天膩在一起,吃飯、看劇、打打鬧鬧,在旁人眼裡,我們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早上熱兩杯牛奶,煎兩個雞蛋,我們匆忙吃後就一起去上班;晚上回家,拿出手機,兩個人我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挑選外賣;等外賣的時候還可以聊聊天,或者一起運動運動健健身,每天都充實又有趣!

我們兩個都在幻想婚後更加甜蜜的生活。

然而,這樣的日子沒持續太久,因為長期晚上吃油膩的外賣,他犯胃病了。

看著他捂著肚子難受的樣子,我很是心疼,就決定自己下廚,為他做些清淡的飲食。

剛開始的幾天,我還饒有趣味,做飯的時候也是手舞足蹈,期待他在品嘗我精心為他準備的菜肴時的表情。

過了幾天,我就有點不太平衡了,為什麼同樣是每天上班下班,他下班之後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和朋友們開黑打遊戲,而我卻要辛辛苦苦站在充滿油煙的廚房裡忙碌一個多小時呢?

這也太不公平了!

此後,我每次做飯的時候都會叫他來幫我洗菜,但他總是不情不願,要麼就是在打遊戲走不開,我心裡又氣又委屈。

有一次,我想給他做個青菜湯麵。當時正在煎蛋,門鈴突然響了,我叫他來幫忙翻一下蛋,自己手抹了抹圍裙然後匆匆去開門,簽收了一個快遞。

等我處理完這邊的事,回頭一看,鍋裡的雞蛋已經糊了,走進廚房,一股燒焦了的味道。他呢?戴著耳機和隊友們打得酣暢淋漓,根本沒聽見我說話。

行,怪我沒注意到他在戴著耳機,聽不見我讓他給雞蛋翻面,我把這口氣咽了下來,嘴上沒說什麼,可是臉上卻擺明瞭自己心情很差。

吃完飯後,我板著臉坐在床上玩手機,他看到我一副別人欠錢沒還的樣子,就冒了一股無名火,劈頭蓋臉說了我一頓,什麼「你又怎麼?」「臭著臉給誰看呢?」「遊戲輸了還要看你臉色,真沒勁!」

我沒有回嘴,自己胡思亂想一通,越想越委屈,哇的一聲哭了出來。

他見我哭了,沒有過來抱抱我,安慰我,說點好聽的哄我,而是摔門而出,一個字也沒留下。

為什麼談戀愛的時候,我沒有發現他這些毛病呢?

天亮的時候,他終於回來了,還帶來了我愛吃的餃子,頓時,我心裡的怨氣煙消雲散,好像前一天晚上的不歡而散都被熱氣騰騰的餃子所掩蓋住了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