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不聯繫的親生母親竟然找上門來,讓我把4個月的孩子打掉,只為換腎給弟弟

「你弟弟生病了,需要你的腎,快回來做手術吧。」

「可是,我已經懷孕四個月了啊......」

「怕什麼,打掉就好了,你這麼年輕,又不是不能懷了。」

------

小時候媽媽對我說,只要我考進年級前三名,就帶我一起去旅行。

聽了這句話,我像打了雞血一般,每天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寫作業。寫完作業就一遍又一遍地翻看以前的作業本,把做錯的題重新做一遍,然後再繼續複習。

其實我並不孤單,因為房間外有爸爸媽媽和弟弟一家三口的歡笑聲,那聲音每晚都陪著我一起學習。

其實我也很孤單,因為那些歡笑與我無關。

為了考進年級前三,我拼了命地學,他們都睡下了,我還在挑燈夜讀,很奇怪,第二天也不會覺得特別累,可能是心裡唯一的念想在支撐著我吧:我一定要讓爸爸媽媽帶上我一起出去玩!

成績終於出來了,依舊沒人幫我去開家長會,可這次我不像以前那樣失落了,因為我考到了年級第二名。我興沖沖跑回家,心裡想著:終於可以和弟弟一樣,和爸爸媽媽一起出門啦!連敲門聲都比往常大了些。

媽媽慢吞吞地把門打開,看到我笑得那麼開心,還有些奇怪。我把成績單拿給了她,她瞟了一眼,臉上浮現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,然後冷哼一聲,對我說:

「還挺厲害的。」

那時的我並不知道,她的笑容是鄙視,她的誇獎是嘲諷。

我以為媽媽這是在認同我,所以興高采烈地跑去儲物間,拿出角落裡那個屬於我的滿是灰塵的背包,準備回房收拾東西。可是,路過爸爸媽媽房間時,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,那段他們並不打算避著我的對話。

我看見她就噁心,她要是和我們一起去了,就別讓我有好臉色。

「你聲音小點,她能聽見。」

「這是我的房子,我的家,我為什麼要小點聲啊? 」

我的腦子轟的一下,被炸開了,他們又說了什麼我一句也沒聽到。

我推開門,滿眼淚水地看著我的父母,張了張嘴,但好像有根魚刺卡在我的喉嚨裡一樣,根本說不出話來,只是那樣悲傷地望著他們,那一刻,我感覺他們是如此的陌生。

媽媽看到我後,臉上的表情由談話時的嫌棄變成震驚,又變成厭惡:「這麼小就知道偷聽別人說話,長大了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。」

又是那個表情,又是那種語氣,其實我已經見識過無數次了,比這還惡毒的甚至也不在少數,可能是因為,那時,我第一次意識到了「 我的父母不愛我並且討厭我」這個事實,所以才會愣住吧。

第二天是星期六,他們準備出門了,我一夜未眠,把自己的頭埋在被子裡,聽他們一家三口收拾東西,依舊歡聲笑語,依舊與我無關。

再後來,我高中沒念完就被他們趕去打工,一開始在工廠裡,工作非常辛苦,賺來的錢卻悉數進了他們的腰包,我一分也拿不到。有一次,我鼓起勇氣和他們大吵了一架,然後離家出走,再也沒有回去過。

......

去年三月份,我從親戚處得知弟弟生了病,但我一點也不在乎,他有他的父母,跟我沒有一丁點關係。

所以,當他的父母站在我的面前時,我還是挺意外的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